传奇游民基地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传奇版本下载

战锤40K战争黎明2虫族战争中的难兄难弟——两个

2018-12-10 12:57编辑:admin人气:144


  虫族战争

  泪水之旗

  在恸哭者退出巴达布之战之后,他们战团旗帜已经变得残破不堪;当他们获得帝皇的宽恕之时,恸哭者把旗帜交给了战斗修女会来进行修补和净化。据说修女们的手工灵感来自于帝皇本人,她们一边沉思帝皇对全人类做出的伟大牺牲,一边在流泪中编织。这面被称为“泪水之旗”的旗帜后来被恸哭者取回来伴随他们赎罪的远征。

  

  

  

  帝皇之镰的战旗

  名称: 帝皇之镰

  母战团: 极限战士/帝国之拳

  创建时间: 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创建

  现任战团长:首席智库馆长托马尔(Tormal)

  母星: 索萨(Sotha 已被毁灭)

  堡垒修道院:索萨之心号 最后一艘旗舰

  战吼: 为了索萨的英灵,为了帝皇与索萨(For the ghosts of Sotha, for the Emperor and for Sotha)

  特长: 游击战

  涂装: 黑色和黄色,肩甲上两把交叉的镰刀

  现存实力: 总共250名战士

  在克拉肯虫巢舰队入侵期间,该战团,连同恸哭者战团几乎被消灭,他们因向死亡守望捐赠人马而闻名

  索萨——他们原本的母星,刚好处在虫巢舰队入侵的路线上,在一番激战之后,该星球现在已经被泰伦虫群分解成一颗小行星。大部分战团的同袍都已经战死在保卫位于星球表面的堡垒修道院的战斗之中,但有部分人成功脱出。200名星际战士突围并撤退到了死亡世界米拉尔(Miral)上。在该星球的丛林之中,屹立这一座巨大的岩石山峰,名为巨人之棺(Giants Coffin),幸存下来的帝国部队将其做为最后一处据点。有着可以阻碍入侵者的陡峭石壁,可以作为绝佳火力点的岩石突起,这些使得巨人之棺成为了极好天然要塞。帝皇之镰的战士们也都已经准备好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

  组织

  现在的帝皇之镰正驾驶着他们最后一艘星舰跨越茫茫太空,尽管往日的荣耀都已不再,他们仍旧是一支奋勇作战的精英部队,在远东星域(Ultima Segmentum)的任何战场上都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他们被迫摒弃了传统而仅仅保留两个连队,所有从索萨幸存的战士被整编为一个连队——“战斗连”,而所有的新兵(都是帝皇之镰从他们经过的每一个合适的世界上积极寻找来的)统一编为“侦查连”。现在的战团由于有限的人力和资源,不得不把自己组织成数支适合独立作战的小型机动部队,便于执行“一击脱离”式的任务。

  在战场上经常可以见到特拉西乌斯(Th流氓软件王ius)统领(注7)的身影,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战团缺少人员,也是因为特拉西乌斯本人深盼证明他自己无愧于作为战团的领导,同时将名誉与荣耀重新带给战团。

  由于对抗克拉肯虫巢舰队失败和从母星索萨撤退所造成的惨痛损失,战团现在几乎已经没有终结者盔甲,也没有任何超过犀牛装甲车及其变型车的装甲车辆。

  

  

  

  名称: 恸哭者

  母战团: 圣血天使

  创建时间: 第36纪,(被诅咒的)第21次创建(注1)

  现任战团长:不详

  母星: 不详

  堡垒修道院:不详,以舰队做为基地

  已知后裔: 不详

  涂装: 黄色,带红色条纹和格子的右肩

  特长: 不详

  现存实力: 3个连,约300名战士

  恸哭者是一支当年在巴达布之战中与叛变的巴达布暴君(黑心休伦)和他的星辰之爪(Astral Claws)战团(注2)同一阵营的不幸战团。当他们被忠诚的牛头人(Minotaurs)战团的一次进攻击败之后,战团重新回归了帝国一方。在叛乱失败之后,恸哭者们得到了帝皇的宽恕,并被罚进行一次为期一百年的远征。

  恸哭者当年投靠反叛者的举动并没有被认为是来自于他们有任何反帝国的思想,而主要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帝国方面对星辰之爪的攻击行动,后者曾经与恸哭者在“蜿蜒海峡之战”(Serpentine Straits Wars)中并肩作战,他们便将这一行为视为对整个阿斯塔特修会主权的挑战。

  恸哭者战团是在“第21次创建”中成立的,这次创建后来又被称为“被诅咒的创建”。帝国中的一些人认为恸哭者起初的基因种子来自于原体圣杰列斯一脉,而后在人工培育的过程中去除原版DNA中已知的缺陷。这一试验客观上看来是成功了,恸哭者不再像圣血天使及其子战团那样受到黑色狂怒的折磨(注3)。但是尽管消除了圣血天使的诅咒,恸哭者好像还是被别的什么给诅咒了,一直严酷的灾难和扭曲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在巴达布之战之前,恸哭者参与了针对卡拉顿(Charadon)的兽人帝国的“科林斯圣战”(Corinthian Crusade)。他们设法对兽人造成了重大的伤亡,后来阿格卢克部落的入侵(Waaagh Argluk)被推迟了30年(注4)

  再后来,恸哭者的远征把他们径直领入了克拉肯虫巢舰队的血盆大口。恸哭者们为了防御虫族对马尔沃利昂(Malvolion)行星而打了一场绝望的战斗,结果恸哭者被消灭,行星被摧毁,全团只有3个连幸存下来。

  恸哭者是4个专门为了打击虫族的威胁而加入死亡守望杀戮分队(注5)的战团之一。

  由于恸哭者成功的去除了“鲜血饥渴”和“黑色狂怒”,使得圣血天使急切地想联系自己的这帮兄弟,甚至还邀请他们参加圣杰列斯之子们的秘密会议来商讨这一血统的命运,可是派去寻找恸哭者的飞船全都一无所获。

  马尔沃利昂之战

  马尔沃利昂原本是一颗有人定居的农业世界,在该星球上发现虫族信标之后,一队来自于莫迪安铁卫军(注6)的IG和一个装甲团被派遣到这里,可他们根本无法保卫星球。在一次基因盗取者和利卡特的突然爆发之后,整个星球陷入了恐慌,人员的疏散也无法进行。短时间之后,一次全面的入侵便开始了,即便是姗姗来迟的恸哭者战团也无法阻挡瘟疫般的虫群,马尔沃利昂成了一个灭绝世界,成了强大虫族舰队无比吞噬能力的又一个见证。

  创建

  帝皇之镰被指定为第874支星际战士战团,据推测他们的基因库来自于极限战士或帝国之拳。他们的第一任战团长是托奇拉(Thorcyra)——一位富有战略头脑的领袖,他一直领导战团数世纪之久,直到他在带领战团脱离克拉肯虫巢舰队的魔爪时牺牲。

  帝皇之镰在对母星附近银河东缘(注8)的警戒行动中逐渐壮大,当扫荡了周边矿业聚居区附近的海盗之后,战团又在次级星区对兽人的迁徙进行打击。他们参加过“达摩克利斯湾远征”(注9),并且在帝国占战锤40K战争黎明2虫族战争中的难兄难弟——两个

领Sylkell的行动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是,在得知虫族正在对乌尔特拉马星系(Ultramar)——极限战士的家园前进之时,远征就终止了。

  在巴达布之战之后,恸哭者战团由于在战争中曾经倒向叛徒一方而开始了一场赎罪性质的百年远征,帝皇之镰负责监视这支悔过战团身上任何可能出现的反叛征兆。长时间的监督使得这两支战团成为了盟友,他们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职责,直到41千年的最后几年——直到帝皇之镰的母星索萨被毁灭。起初,人们认为帝皇之镰和他们的母星一道被摧毁了,但是一小部分战士仍然在打击克拉肯虫巢的子舰队和其它虫族力量的战场上活跃着。

  索萨最后的日子

  第41纪,992年,克拉肯虫巢舰队正像癌症般四处蔓延,它们已经淹没了帝国最初的所有抵抗,消灭了恸哭者战团,帝皇之镰在试图冲击第一波虫族舰队的时候也遭遇了重大损失。舰队遭受惨痛损失的帝皇之镰们随即撤退到了母星索萨之上,后者随即就遭到了虫族的围攻,成千上万的泰伦生物降落到了星球上,帝皇之镰在战团长托奇拉的带领下,为了给居民的疏散争取时间,守卫在一座名为“巨人之棺”的岩石山峰上。(注10)

  异形们数不清的舰船来势汹汹,力量差距的悬殊使得帝皇之镰看起来无足轻重。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在这一虫族占领整个索萨最后的障碍上坚守了数个星期。到最后,弹尽粮绝的帝皇之镰们不得不去吃死去异形的尸体来继续维持战斗。在毫无希望的形势下,泰伦虫族最终消灭了帝皇之镰,托奇拉战团长安排所有剩下的战士撤退以避免整个战团的全军覆没,他在最后时刻郑重地把战团的象征——皇帝的镰刀交到了唯一幸存的连长——第三连的特拉西乌斯手上,让他和其它人乘坐雷鹰炮艇撤离这个劫数难逃的星球,自己则带领第一连的残部坚守阵地,作为最后一道防线。

  几近被毁的领导权传递到了特拉西乌斯的手中,隆重庄严的仪式在荣誉之威号(Honours Might)上举行。特拉西乌斯将其重新命名为索萨之心号,以缅怀逝去的家园与牺牲的战友。

  比黑摩斯虫巢舰队

  帝皇之镰在第一次虫族战争中的戏份不多,他们的主要力量放在对抗钛星人的达摩克利斯远征上。不过同时他们也在加强母星的防御以应对可能到来的虫族入侵

  下面还有两段,一段是达摩克利斯远征,资料集V1上有比之详细多的介绍,我就不翻了,另一端也是讲克拉肯虫巢舰队的,不过与前文有严重的冲突,为了故事的完整性我也不翻了,有空的兄弟自己看一下吧

  The Arrival of Hive Fleet Kraken

  Over 300 years since Hivefleet Behemoth, the Imperial Tarot began to tell of disaster 10 years before the arrival of Hive Fleet Kraken. Images of war haunted the Thorcyra and the astopaths. An uprising on the Factory World of Graia led to the deployment of the 3rd, 9th, and elements of the 10th companies to restore the Imperiums hold on the system. But during the Scythes invasion it became apparent that the uprising was caused by a Genestealer cult. After several months of combat and heavy casualties, the cult was finally crushed.

  While returning home the Scythes forces from Graia encountered increasing disturbances in the warp. The Navigators suggested the Miral System to rest and wait out the warp storms. Here they encountered the remnants of their own Chapter, and learned of the overrunning of Sotha & the destruction of the Lamenters Chapter (The Lamenters made their last stand against the Tyranids at the Devlan System Sentinel Stations) by what the Imperium had now named Hive Fleet Kraken.

  Stories of desperate boarding actions against the Hiveships and their awakening occupants, close quarter combats and waves of attackers left dread in the hearts of the Scythes. With the Lamenters and their homeworld of Sotha gone, the Scythes found themselves cornered on the Deathworld of Miral. After planet fall the Scythes organised the Miral PDF to defend against what seemed to be an imminent assault.

  Within a week the Tyranid were upon them. After countless, desperate, boarding actions and pitched land battles the Imperial forces chose a large rock mesa fortification known as the Giants Coffin from which to make a protracted last stand. After several weeks of fighting the Imperial forces attempted a breakout to leave the planet utilising a recently discovered Imperator Titan found inside the many labrynthine chambers of the mesa fortress.

  In the counter-attack that led the withdrawal, barely a hundred Imperials escaped Miral. This was only achieved when the Titan inducted a core breach to eradicate a majority of their planet based pursuers. The survivors then fled back to Graia, losing several ships enroute to harrying vanguards of the Hivefleet. Once they made Graia, they set about organising the Graian defenders for the invasion that was surely to come.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chuanqi8.net。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友情链接():


返回首页